点击关闭

收入项目-2020年各部门单位基本支出中一般性支出一律压减10%以上

  • 时间:

【百度地图春运预测】

受2.3萬億元減稅降費衝擊,2019年財政收入增速恐創下至少三十年新低。今年不少地方繼續調低收入預期。比如,深圳預計今年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增長4.5%左右,明顯低於去年的6.5%。廈門預計今年地方收入增長2.5%,長沙預計增速為6.5%,也均低於去年。

因此,2020年,深圳各單位申報新增項目經費829億元,審核後安排642億元,這一數據與去年相比減少78億元,壓減幅度接近10%。

不僅如此,深圳對預算項目審核將更加嚴格,除了市委市政府明確要求實施的項目,以及涉及重點民生、安全生產、機構運行等剛性支出外,其他新增事項原則上不安排。

“深圳大幅壓減支出可圈可點,釋放了一個清晰明確的信號:即便不差錢的地區,也需要並且其確實在動真格地實施大力度的減支政策,更何況其他財政困難的地方。”中央財經大學政府預算研究中心主任王雍君教授告訴第一財經記者。

[ 今年中央十分強調“以收定支”,即政府收多少錢辦多少事。主要是因為,經濟增速放緩疊加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持續發力,導致政府減收,如果不控制支出,收支缺口過大會形成財政風險,因此“以收定支”是量力而行,防範財政風險,也有利於減稅降費政策不折不扣落地。 ]

比如,在收入約束下,今年深圳市本級一般公共預算支出安排僅增長2.4%,但市本級教育支出同比增長18.2%,衛生健康支出同比增長23.1%,社會福利支出同比增長27.3%,生態環境保護和城市管理支出同比增長36.6%,為全力支持打贏脫貧攻堅戰市本級援助其他地區支出同比增長43.5%。

實踐中,一些基層財政部門也反映,不但壓減支出十分困難,反而要求追加預算的項目非常多。

呼和浩特市財政局更是要求,對部門一般性支出按照20%規模進行壓減,一般性支出中的“三公經費”按照30%規模壓減,一般不再安排因公出國境經費。

中國政法大學施正文教授對第一財經記者分析,今年中央十分強調“以收定支”,即政府收多少錢辦多少事。主要是因為,經濟增速放緩疊加大規模減稅降費政策持續發力,導致政府減收,如果不控制支出,收支缺口過大會形成財政風險,因此“以收定支”是量力而行,防範財政風險,也有利於減稅降費政策不折不扣落地。

王雍君也認為,不應消極地理解壓縮支出,因為力度和策略得當的支出壓縮,可為結構調整、消除浪費和提高財政資金的使用效率作出積極貢獻,從而有助於緩解財政困難和促進預算平衡,長期而言更是如此。

事實上,“財政收入吃緊,政府繼續過緊日子”已基本成為地方共識,但情況將更加猛烈,比如一些地方按30%的幅度壓減一般性支出。政府內部的一場深刻利益調整已經開始。

但政府壓縮支出並非易事。有地方財政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壓縮其他部門支出其實就是動了它們的“奶酪”,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比如,武漢市財政局要求,2020年各部門單位基本支出中一般性支出一律壓減10%以上,部門預算項目支出一律壓減15%以上。

以收定支儘管壓減支出、優化支出會觸動一些部門的存量利益,但這是一場不得不做的事。

“這不僅是深圳政府的做法,全國各級政府都是這種做法,因為大家面臨的困難和挑戰是一樣的。一級政府的預算編製首先要確定本級政府的整體支出目標以及目標下各種支出的優先順序,然後根據財力許可和優先程度,由高到低安排預算。在財力緊張的情況下,獲得預算的項目還要註重資金的使用績效,加強預算的績效管理。”鄧淑蓮說。

深圳現象中國最不差錢的地方,大概就是深圳。這個“彈丸”之地,去年公共財政收入逼近1萬億元,達9424億元,每平方公里產出財政收入領跑全國大中城市。其中地方一般公共預算收入達3773億元,增長6.5%,明顯好於全國平均水平。

這種情況下,在堅持“以收定支”的原則下,削減非剛性支出,調整支出結構,也成為必選項。

上海財經大學鄧淑蓮教授告訴第一財經記者,近些年,中國經濟增速放緩,三期疊加影響持續深化,減稅降費力度越來越大,再疊加貿易摩擦等複雜外部環境,使得財政收支緊張,財政赤字擴大。當財政收入增長放緩,開源措施有限,收支平衡困難時,從支出端尋找解決方法是一種正確的選擇。

一般性支出主要指的是預算單位辦公費、印刷費、咨詢費、差旅費、會議費、培訓費等支出。

深圳市財政局近日舉辦新聞通氣會表示,除教育、衛生、社保、科技、糧油儲備等領域支出以及保工資的剛性支出外,市財政局將督促預算單位將其他基數項目全部納入壓減範圍,按政策一律壓減10%,減少支出9億元。

一位省級財政人士告訴第一財經記者,今年對省直屬單位要求公用經費定額標準下調10%,非民生專項壓減10%,執行進度慢的部門項目支出壓減10%。

王雍君表示,強調壓縮支出和調整支出結構並非始於今年,但今年承諾的力度比往年有所加大,旨在更強有力地應對財政困難可能繼續加劇的預期,同時也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創造更有利的前提條件。沒有力度足夠的財政支出削減和支出結構調整,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將非常困難並充滿不確定性。

壓減非剛性支出,過緊日子,的確已經成為絕大多數政府共同的選擇。

鄧淑蓮表示,政府並非盲目壓減支出,民生等領域支出不能減少,甚至要增加,如教育、衛生、科技、社保等。因此,預算編製中必須進行財政支出的結構優化,有保有壓,優化的重點是壓縮必須支出以外的其他支出。

王雍君表示,一般性支出、三公經費、預期不具備起碼社會效益的公共投資項目以及其他浪費性的支出,預計會成為政府壓縮支出的重點。

謀劃新一年的工作任務自然離不開“錢袋子”。在大規模減稅降費的背景下,今年財政預算資金如何分配,成為市場關註的焦點。

即便如此,深圳今年也更加強調過緊日子,除了民生等剛性支出、重點領域支出外,削減其他支出毫不手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