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提出富士-他们将“智能制造+工业互联网”归结为两个“三软+三硬

  • 时间:

【滨崎步孕肚首曝光】

2012年,富士康第一座吸燈工廠在成都誕生,一塊鋁板進去,平板電腦生產線出來,全部實現了自動化。現在,我們一直在探索智能製造、智能工廠。2017年5月9日,李克強總理去鄭州看了我們智能手機的智能化工廠,看完之後總理給了三點要求:第一是高端製造業一定要扎根大陸;第二是如何能夠保持富士康在全球電子行業的引領地位,要繼續努力;第三個提出了非常嚴峻的問題,總理說中國有三四千萬家中小企業,如何協助這些中小企業實現轉型,富士康應該探索出一條路。後來我們的創辦人郭台銘董事長按照總理所說的三個要求,做了大的戰略調整。

經過這幾年的努力,我們所取得的成績也得到了很多國際專業機構的認可,2019年,我們在深圳的無憂生產工廠被世界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評為“世界燈塔工廠”。2019年6月,《MIT麻省理工科技評論》把工業富聯評為全球50家最出名的公司之一。去年10月,我們又被工信部評為首批10家雙化平臺之一。一個月前,我們開發的專業雲上APP、一站式服務APP,在一千多個參賽團隊中贏得了全國冠軍。我們更看重的是,通過專業雲來提供給中小企業和大型企業。它們可以使用這個加工雲,把我們過去20多年積累的電子技術經驗通過雲的方式提供服務,這是我們一直努力的方向。

我們將工業互聯網歸結為6個字——也是“三硬加三軟”,哪三硬?雲、網、端。我們創辦人在五六年前就提出“雲移物大智網”,就代表工業互聯網。雲就是服務器、移動終端加上網絡。目前,我們的雲移物這三個硬件在全球的市場份額占到30%左右,2018年工業互聯的營業額在4100億左右,主要以硬件製造為主。更重要的是加上“三軟”,如果雲網端的硬件加上“三軟”工業大數據、工業人工智能和工業傳播才有可能形成工業互聯網平臺的架構。

“工業富聯(601138,股吧)的社會責任、‘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的打造、助力中國製造業高質量發展,是我們今後一段時間持續努力的方向和目標。”富士康工業互聯網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李軍旗在以“加快工業互聯網應用 推動製造業高質量發展”為主題的2020中國製造論壇上如此表示。

所以,公司上市以後確定轉型的戰略就是“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打造產業新生態。我們一直在探索“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到底是什麼含義、什麼內容。經過這幾年探索,我們可以歸結為兩個“三軟+三硬”,智能製造的核心內容就是“三硬+三軟”,三硬就是精密製造的三要素:裝備、工具和材料。在這三個精密製造要素的基礎上加上工業大數據、工業軟件和工業人工智能,才可以實現智能製造。這個“三硬”就跟我們李部長提出的“四基”是高度吻合的。沒有這“四基”,以後的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平臺就會像空中樓閣。

富士康工業互聯網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

以下是發言實錄:李軍旗:尊敬的李部長,各位領導,各位嘉賓,大家上午好!剛纔朱老師已經介紹了,兩個月前就是10月13日,朱老師去我們的燈塔工廠調研,他一直倡導中國數字化轉型的10個路徑和10條應用,正好跟我們過去20年圍繞電子行業所探索的路徑高度吻合,所以作為一個應用案例,跟各位分享一下過去20年富士康在電子行業的轉型之路。

工業互聯網也被其歸結為6個字——同樣是“三硬加三軟”。“三硬”是雲、網、端。富士康創辦人在五六年前提出的“雲移物大智網”,就代表工業互聯網。雲就是服務器、移動終端加上網絡。更重要的是“三軟”:如果雲、網、端的硬件加上“三軟”即工業大數據、工業人工智能和工業傳播,才有可能形成工業互聯網的平臺架構。

平臺搭建好之後要做什麼?就是想辦法對外賦能,富士康在電子行業製造積累了很多製造經驗,我們把過去20年的數據和經驗抽象出來、模型化,率先提出了“專業雲”的概念。經過這兩年的探索,我們打造出12朵行業的專業雲,比如工具雲、CMC雲、成型雲、機器人雲,AGV雲,通過專業、細分的雲來提供對外的賦能服務,整個構成“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的生態。這個就是我們在過去十幾年的探索過程中,為了完成國家領導人交代的任務所做的重大戰略轉型。

所以,我們提出要佈局佛山“智制谷”,打造產業新生態。我們有好幾個生產基地,聯動起來先對內賦能、再對外賦能。我們提出16個字——研究開發、應用是、人才培養、創新創業。把這16個字打造成真正的未來智能製造的示範園區,作為應用示範,做工業互聯網研究開發,甚至做未來的製造業“卡脖子”技術,“四基”工程裡面的製造業的研究開發。因為工業富聯剛剛被評為廣東省製造業創新中心,聚焦的就是“四基”——裝備、工具、材料、核心工藝的研發。所以我們相信,跟佛山政府一起,一定會打造出一個新的生態。工業富聯未來的任務和目標是:服務全球製造、兼善天下實業。

目前,富士康方面正在和佛山市一起探討如何用“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的方式實現佛山的對外賦能。富士康提出佈局佛山“智制谷”,以打造未來智能製造的示範園區,並探索工業互聯網研究開發,真正做到服務全球製造。

在李軍旗看來,無論是智能製造還是工業互聯網,必須都要突破核心技術。如果沒有核心技術的話,一切戰略構想都是空中樓閣。如若不能實現自主可控,要想打造新的生態就非常困難。

為了扎根中國大陸,我們把工業互聯網相關的業務做了調整。2018年的6月8日,總理視察鄭州工廠一年之後,我們在A股上市,表明瞭富士康扎根大陸、繼續深耕高端製造業的決心。另外要確定如何賦能小企業。這個課題是很難的,我們今天都在探索。最後思考來、思考去,選擇的一條路徑,就是工業互聯網——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實現對外賦能。

李軍旗李軍旗介紹,為了扎根中國大陸,富士康集團把工業互聯網相關的業務做了調整,最終選擇的一條路徑,就是工業互聯網——通過工業互聯網平臺實現對外賦能。公司上市後,確定了“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的轉型戰略。

再講講佛山。在整個粵港澳大灣區中,佛山的定位是先進製造業的示範區,佛山GDP已經突破了上萬億。我剛剛跟佛山工信局的局長講,佛山的製造業甚至在粵港澳大灣區、在全球處於引領的位置。那麼,要如何實現製造業的轉型?如果佛山成功了,也就代表中國的製造業成功了,也代表我們國家的製造業高質量發展就找到可走的路了。我們最近一直跟佛山探討如何用“智能製造和工業互聯網”的方式實現佛山的對外賦能。

我們歸結為“三硬”和“三軟”,最終是一個什麼架構?過去20年,消費互聯網就是把做好的產品跟客戶連起來,而工業互聯網就是把整個產品的製造過程甚至供應商能夠全部打通。四軸模型是我們為了簡易化地描述智能製造和工業互聯網的關係,而做的一個梳理。X軸就是工業互聯網,把供應鏈、產品的製造過程和客戶能夠互聯互通,最終的目的實現製造資源的優化配置。智能製造包括產品的設計、產品的製造設備和製造過程,能夠實現互聯互通,實現可預測、可控制的製造。無論是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最終對一個企業要創造價值。對內部來說提質增效、降本減存就是創造價值;對外部賦能可以通過產品賦能,通過產品解決方案,通過科技服務來對外賦能,但最核心的是缺乏複合型人才。

工業富聯的社會責任,“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的打造,助力中國製造業高質量發展,是我們今後一段時間持續努力的方向和目標。

富士康是1988年在深圳設廠,經過30年,簡單分成了三個階段。第一個十年是PC時代,那時富士康是做純粹的代工。第二個十年做功能型手機,功能型手機有一個小的攝像頭,大概要求30萬畫素,30萬畫素攝像頭的模具加工需要達到100納米的形狀精度,5納米的錶面粗糙度,那個時候我們就開始探索精益製造。到了2007年,智能終端產品出現以後,大規模智能終端產品的製造業興起,我們就開始探索智能製造的路徑,開始走自動化,並提出了“富士康百萬機器人”的計劃。經過十來年的實施,“百萬”標準雖然沒達到,但是八萬餘機器人已經遍佈在富士康的工廠,率先實現了自動化,後來還加入傳感器,實現了數字化、網絡化、智能化。所以,圍繞智能製造我們已經經過了十年的探索。

無論是智能製造還是工業互聯網,必須突破核心技術,如果沒有核心技術的話,這一切戰略構想都是空中樓閣,不可能實現自主可控的話,要想打造新的生態是非常困難的。智能製造材料、裝備、工具經過二三十年,很多工業富聯是自主研發的,最主要的探索是無憂生產工廠的智能中控系統,我們稱為“霧小腦”。如果把材料、裝備、工具加上整個中控系統全部實現了自主可控、自主研發,那麼智能製造所有的環節都可以解決了。工業互聯網平臺,我們原來主要做硬件,現在最主要的是加上邊緣計算、人工智能的算法來打造工業互聯網平臺。這個平臺打造好之後,最重要的是專業雲,過去一年多我們主要的方向是開發專業雲,通過專業雲來打造一個生態。

經過幾年探索,他們將“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歸結為兩個“三軟+三硬”。智能製造的核心內容就是“三硬+三軟”,三硬就是精密製造的三要素:裝備、工具和材料。在此基礎上加上工業大數據、工業軟件和工業人工智能,才可以實現智能製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