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企业过程-大部分人才都是在数字化升级的过程中

  • 时间:

【朱丹经纪人发长文】

金江:中國過去這些年裡面產能升級包括落後產能所體現出來的問題,其實社會是有共識的,包括製造業的領域對自己的現狀慢慢也有充分的認識,你不認識也沒有辦法,你在市場競爭的過程中已經感受到了很多壓力,包括人才招不到,人工成本提升、企業盈利壓力越來越大,你想投研發,想投製造業的升級、智能化的升級又沒有足夠的人才,所以很多問題就會出現。

以下為發言實錄:金江:各位領導、各位來賓:大家下午好!簡單介紹一下我們這個領域的簡單情況。美雲智數是美的集團旗下的一個子公司,它主要從事的是把美的在工業互聯網領域的一些經驗、管理的方法和邏輯以及相關的軟件向社會進行輸出的一個機構。它是一個獨立運行的法人主體。它的領域主要是圍繞工業製造全價值鏈所有產品,包括有生產製造環節、管供應鏈、管生產製造,管設備聯機,管計劃排程的,營銷領域有管渠道管理、電商、用戶運營、財務、人力,從經營管控層面的大數據等方面的軟件。但是僅僅賣軟件不是我們公司的初衷,我們特別要把美的在這些領域的管理經驗和思路融入到軟件中去。所以我們到甲方推廣我們服務過程當中,我們更加希望幫甲方一起發現他的問題,跟他一起討論這些問題如何解決,通過我們解決這些問題的思路以及過往的經驗,包括我們犯過的錯誤都可以與他進行分享。希望通過一系列的輸出,幫他提升經營管理,特別是生產製造的效益,提升產品的品質,提高消費者的體驗。大概就是這些過程。謝謝!

1月11日,美雲智數總經理金江在“2020中國製造論壇”上表示,在發展工業互聯網的過程中,能否成功實現為企業賦能面臨著諸多挑戰。其中,企業領導的眼界和意識至關重要。“特別是數字化升級,不僅僅是花錢的問題,我們要對企業組織的流程、管理方法、運營邏輯進行再造,會涉及很多既得利益者,很多創業元老管轄的領域和權限要被取消或被調整。”他認為,“如果沒有第一負責人堅定的信心,這些問題是很難操作的。從我們自身操作經歷來看,我們也把數字化升級、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平臺搭建稱之為一把手工程。”

當然我們也很欣喜地看到,通過我們賦能的企業,在組織流程重新搭建的過程中確實也成長了種子用戶出來,我們跟他實施過程結束以後,這些人又成為企業下一輪變革提升的骨幹。工業互聯網平臺以整體方案向他們輸出的過程中他們從中收穫還是蠻多的。

最後還是人才的問題,整個變革的過程,需要太多的人才來支撐這個事情,從我們企業自身運作的過程中來看,我們企業當初花七八年時間進行數字化轉型和智能製造升級,我們的人才並不是花高價錢從市面上挖出來的,你也挖不到那麼多人。大部分人才都是在數字化升級的過程中自己培養、自己學習、自己摸索出來的,現在完成了這個過程以後,我們形成了一批專業人才,形成了關鍵用戶,形成了新種子,形成了每個領域的管理專家。這些中小企業原來沒有做那麼多事情的時候沒有那麼多人員的支撐,就算花大量的價錢招人才,這個人才進來以後要多長時間才能對這個企業的經營邏輯掌握,更不用說他到底能不能融入這個文化,他能不能生存下來都是一個問題。所以人才的缺乏導致了我們跟他實施的過程中需要手把手去教。

我們對他進行賦能的過程中我們會有遇到一些,從我們自己感受來看,總結起來有如下幾大問題:第一點,還是企業領導的眼界和意識的問題。每個企業總有自己的天花板,有些企業能夠突破他的天花板以後,他的發展就進入到另外一個境界,但不是每個企業都能發展,歷史的發展不會帶給每個人,有些人確實很難突破他對自己產業的認識以及企業的認識。企業領導者如果意識不到產業升級的必要性、數字化轉型的必要性,他也不知道製造業必須要做升級的話,接下來的工作基本都是空談,我們付出太多的努力也不會有太多的結果。特別是數字化升級,智能製造的過程中不僅僅是花錢的問題,我們要對他組織的流程,管理的方法,運營的邏輯要進行再造,再造的過程會涉及到很多既得利益者,我們在甲方變革的過程一個組織要被取消,企業里有很多創業的元老,他所管轄的領域,原來的權限要被取消,要被調整,很多人操作的一些崗位可能就沒有了,如果沒有第一負責人堅定的信心,或者堅決的要求下去,那這些問題是很難操作的。從我們企業自身操作經歷來看,我們也把數字化升級、智能製造、工業互聯網平臺搭建稱之為一把手工程。

第三個,還是他的基礎的問題,說到底,不管是理念還是很多方法論,最終還是要落實到整個生產環節、製造環節、銷售環節、為用戶服務的環節中去,我還是要落實到具體的軟件上操作。如果

基礎太弱的話需要改造的地方太多,如果需要改造的地方太多就引出我下一個想說的問題,他要投入資源,他到處要投入資源,又要打廣告,又要招人才,又要買機器、擴廠房,如果我花幾百萬買一個我還看不到具體的軟件的話,作為企業的投資者來看,我到底值得還是不值得?這時候投資者就要有一個決策。

另外還有一點,我們現在打造的工業互聯網平臺其實是針對製造業全價值鏈輸出的,但是我們的賦能者投入能力,包括他認為關鍵問題所在的領域,每個人認識不一致,也可能確實問題存在的領域也不一致,我們現在還需要跟他們做一定的平衡,我還不能說一下子把所有的領域都能轉嫁給他,這個過程中希望找到他最關鍵的領域,最能夠提升效率,最能夠解決問題的領域里去。企業最終還是要經營,每年到了年底還是要交報表,我們還不能夠只是希望把所有的概念一下子做那麼多,工業互聯網的實施,也不能太追時髦,首先還是企業需要什麼,你想走到那裡,步驟是什麼,還需要一步一步來,踏實地把事情做下去。我們也是這樣走過來的,希望中小企業,第一個你們要有希望,一定可以做到;第二,要有決心,從什麼時候開始,只有開始了才有完成的那一天,你一直在那裡想,只能看著大潮不斷往前滾,最後你就會被淘汰。謝謝。

主持人(蘇琦):聽完你們說我有點心潮澎湃。剛纔董主任有一個結論,總體上工業互聯網發展還是中低端水平,我覺得應該不是你們的問題,是你們賦能對象的問題。你們從賦能者的角度,你們在雙跨的時候具體遇到哪些挑戰,包括你們賦能的對象是不是接受不了你們先進的工具、理念,還存在哪些提升的空間,都準備怎麼做?

第二點,我們也感受到,因為中國的製造業,特別是中小企業的基礎還是相當薄弱的,他自己整個內部的運作流程方法論還是比較原始的,很多都是原來的習慣,甚至是領導人個人的操作習慣一直延續下來。這時候積累就很弱,我們要進到這樣的公司進行全方位的頂層流程設計戰略重構的過程,有時候他們很難接受,不太能夠理解你說的東西對還是不對。他不理解你的時候,你講到好的內容,超出他的理解能力的時候他就不敢相信,不敢相信的時候就很容易把項目PASS掉,我們就會遇到這樣的問題。

除此之外,數字化升級也考驗著企業的資本實力和人才培養能力,尤其是對於基礎薄弱的企業而言,更是不小的考驗。“不管是理念還是方法論,最終還是要落實到整個生產環節、製造環節、銷售環節以及為用戶服務的環節中去,落實到具體的軟件上操作。如果基礎太弱、需要改造的地方太多,它要投入太多資源才能支撐這個事情。”在人才培養方面,金江認為,從外部招攬人才耗資巨大,而且“你也挖不到那麼多人,大部分人才都是在數字化升級的過程中,自己學習和摸索出來的”。

在他看來,目前已有不少企業被賦能後收穫了更多發展機遇,同時他也提醒,“工業互聯網的實施不能太追趕時髦,首先還是看企業需要什麼,你想走到那裡,步驟是什麼,一步一步來,踏實地把事情做下去。希望中小企業,第一要有希望,第二要有決心,只有開始了才有完成的那一天,你一直在那裡想,只能看著大潮不斷往前滾,最後你就會被淘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