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生态-王有德开始带领职工在流动沙丘固沙造林

  • 时间:

【徐锦江骑单车逃跑】

《 人民日報 》( 2019年10月10日07 版)

在人與自然的抗爭中,王有德和職工們風裡來沙里去,以“寧肯掉下十斤肉、不讓生態落了後”的拼勁,營造防風固沙林60萬畝,控制流沙近百萬畝,有效阻止毛烏素沙漠的南移和西擴,實現了人進沙退的偉大壯舉。

先治窮,讓職工富起來;再治沙,讓沙漠綠起來!深入調研後,王有德大刀闊斧實施改革:精簡後勤、實行工效工資、林業生產任務包產到人……改革當年,林場造林5093畝,創收17萬元,實現了大逆轉。

5年來,基金會在這片荒灘上建成了擁有40多個樹種的生態植物園,占地2000多畝的防護林,栽樹100多萬棵,生態治理7000多畝,昔日荒灘換上了綠裝。

“生命不息,治沙不止,我要在治沙播綠中實現自己的人生價值。”王有德說,“多栽一棵樹,就是我的價值;多治理一片荒山,就是我的價值;讓當地老百姓找到致富之路,就是我的價值!”

“從那時開始我心裡就跟沙漠較上勁了,一定要把毛烏素沙漠侵吞的土地奪回來。”王有德立誓與沙漠抗爭。

秋日午後,在靈武市馬鞍山生態治理區剛建好的日光溫棚里,王有德忙著和工人一同打埂、移栽草莓苗。“明年開春就可以採摘了,到時候你們可一定要來嘗嘗。”

“來到白芨灘快30年了,親眼看著沙漠綠了,我們的日子越過越紅火了,沙漠也可以成為‘聚寶盆’。”李桂琴難掩喜悅。

治沙的人說,養個娃娃容易,在沙漠里種棵樹難。千辛萬苦栽好的樹苗,常常一夜之間就被風沙埋葬。王有德和職工哭過鼻子流過淚,但活兒還要乾,樹還要栽。風沙不停摧毀辛苦栽下的樹苗,他們就不停補種,直到樹木連成片,把流沙牢牢鎖住……

白天,他們頂著50多攝氏度的高溫推沙平田、挖坑種樹,晚上就住在沙窩中搭建的帳篷里點著蠟燭找問題、想法子;寒冬臘月,為了搶抓樹苗灌冬水的時機,他們日夜吃住在水渠邊……

為籌集更多治沙經費,王有德頂著壓力四處貸款創辦實體,利用冬季造林閑暇組織職工外出打工……沉寂多年的場子開始重新煥發生機。隨著林場“自我造血”功能增強,治沙造林事業揭開了新篇章。王有德開始帶領職工在流動沙丘固沙造林,向沙漠宣戰。

他是王有德(見圖,劉峰攝),寧夏靈武白芨灘國家級自然保護區管理局原黨委書記、局長,“人民楷模”國家榮譽稱號獲得者。

馬鞍山毗鄰銀川市河東機場,一度因亂砍濫伐、亂採亂挖生態破壞嚴重。為確保機場正常運行和百姓安全,王有德義務承擔起負責綠化機場附近荒灘的任務。每天,他帶著妻子早出晚歸打田埂、栽樹,發動社會力量開路引水、削高填低、清石換土……他的舉動感動並吸引了不少人參與其中。2014年,王有德募集資金髮起成立了寧夏沙漠綠化與沙產業發展基金會。

1976年,王有德進入林業系統工作;1985年,他調任白芨灘林場副場長,面對的卻是一個尷尬的開場——林場生產已多年徘徊不前,職工人均年收入只有幾百元,2/3的人要求調走。

王有德出生在寧夏靈武市馬家灘鎮一個回族家庭。曾經水草豐美的家鄉是他兒時的樂園,可隨著過度放牧,土地植被退化,風沙一天天逼近家園。十幾年裡,先後有20多個村子、3萬多人被迫遷移……

50歲的李桂琴和丈夫吳敬國都是林場職工,20多年前“窮得差點兒連婚都結不了”。如今,他們養了500多頭奶牛,承包了40多畝果園和苗圃,還經營著4座設施溫棚。

扎制草方格沙障是每一位白芨灘人必練的“基本功”。年年歲歲,白芨灘人用不懈的堅持編織出漫無邊際的草方格地毯,罩住了滾滾流沙。草方格上,沙生植物茁壯成長。曾經風沙肆虐的沙地,成為物種豐富、生態優良的國家級自然保護區。

(據新華社電記者劉海、謝建雯)

在浩瀚的毛烏素沙漠西南邊緣,有一道南北長60多公里,東西寬約30公里的綠色屏障,靜靜守護著母親河黃河和銀川平原。這片綿延的綠洲,見證了世界治沙史上的奇跡,記錄了一位傳奇人物40多年的堅持與夢想。

雖然已退休,王有德仍然每天在防沙治沙一線忙碌。“有人問我是不是太愛沙漠了,其實我對沙漠恨得不得了,你恨它就要制服它、治理它,把它制服、治理以後,它就可以造福人類。”說起治沙,王有德眼中總會放光。

通過多年改革創新,王有德探索建立了“寬林帶、多網格、多樹種、高密度、喬灌混交”“林農牧副多業並舉”等多種防沙治沙模式,實現了“沙漠綠、場子活、職工富”的目標,為國內外沙漠化治理提供了寶貴經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