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筆者-筆者一直瞪着他問:「對着我講我呀

  • 时间:

【魏大勋谈姐弟恋】

因為愛國從來是天經地義的。但黃絲除了透過黑衣人在遊行時像孝子一樣肩扛美國旗外,他們敢說自己的祖國是美國嗎?不敢!美國會承認他們是美國人嗎?對不起!緃使你當過大律師公會主席(夠專業了吧!)也不一定能當過美國人!因為你一旦當了美國人,還有利用價值嗎?只有你還是中國香港人時,美國才可以利用你來分裂中國。絕大部分黃絲不明白,但李柱銘、黃之鋒等心㡳明白,只是不說出來而已。

另一個故事是:在12月中旬時,筆者在商業區正在找咖啡店吃午飯,怎知一位穿裇衫西褲男子迎面而來,在筆者身旁經過時便大聲說了一句:「人渣!」筆者立即回頭,大聲說道:「有膽當著我面講!」大家猜這位男士怎樣做?他頭也不回,腰也不動,一直漫步向前,就當沒發生過一樣。這便是黃絲。一個人時絕對沒有膽!一個人時只敢罵你一聲,完全不敢回頭看你。何解?

文/馮煒光周五(3/1)那天從灣仔入境處天橋步向港鐡站。迎面見到3位警察,筆者習慣是:凡是見到香港警察便會豎起姆指,表示稱讚。怎知一位在筆者身後和筆者素不相識的男子,卻在筆者耳邊說:「食蕉喇你!」筆者即時反應是毫不退縮,立即瞪大眼看著這位男士,然後反問:「對著我講呀?」這位男士旋即在前面的樓梯下去了,筆者一直瞪著他問:「對著我講我呀?」然後補一句:「死黃絲,攪亂香港!」

執筆之時,中央剛公佈了中聯辦主任的任免。對於駱惠寧主任的政績,好評已有不少,筆者不再置喙,只知道當遠在青海省的教師朋友知道此一任免時,對駱主任主政青海,多有好評,懷念之情,溢於言表。筆者則認為:駱主任的委任,印證了筆者的觀察,若2019年香港的總結是「亂」,那麼2020年的總結應是「變」!尤其過了1月11日,中央更可以放手處理香港問題,「變幻才是永恆!」;而毫無家國情懷,只懂緃容侮辱國家的黃絲,2020年肯定是「變」得很不濟的一年!因為筆者早就寫過:侮辱國家,是一定要付出代價的!

相反像筆者一樣,支持國家,支持警察嚴正執法,何錯之有?文天祥說過:「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嶽,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我們雖不需要像文天祥一樣為國死節,但「讀聖賢書,所學何事,而今而後,庶幾無愧!」愛國便會自然而然生出一股正氣,令黃絲不敢正視。無國無家,無祖無宗的縱暴黃絲,對上面幾句話根本連聽都未聽過,何來道德勇氣,去面對我們愛國愛港的藍絲?只能以罵「人渣」、「食蕉」來洩憤,連多罵一句也沒底氣,因為沒有天地正氣作支撐,窮得只剩下一個由英國留下來的專業身份,這便是所謂專業黃絲。

人黃了,腦不一定殘,但國家情懷沒了,浩然正氣沒了,只敢在蒙面時,憑著人多去「私了」,而人少時只能在你身邊侮辱你一句。所以,筆者的結論:百無一用是黃絲!

(作者為前香港特區政府新聞統籌專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