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击关闭

电影-房产中介也是走到罗晋身边的一个群体

  • 时间:

【伊朗翻译诊疗方案】

進組拍攝前十幾天,羅晉和其他演員一起去中介公司體驗生活,跟著真實的房產中介一起去跑單,一起發傳單,把酸甜苦辣都體驗了一遍,才瞭解身為一名房產中介,該如何維護手上的房源、如何開發一個新房源。“房地產中介行業門檻低,人流量大,來得快、走得也快,這大概是我們的印象。”

正在熱播的《安家》近來收視率持續看漲,截至2月25日,東方衛視CSM(中國廣視索福瑞)59城平均收視2.227%,位居省級衛視同時段第一名,創下近兩年收視新高。羅晉是男主角,在劇中飾演性格佛系、與世無爭的房產中介“徐姑姑”。

“拍完《鶴唳華亭》再拍‘徐姑姑’時,我確實做了很大的思想鬥爭。我如何從蕭定權這樣的人物,突然一下子分裂成‘徐姑姑’這樣的人,是需要有一個過程的。”在羅晉看來,演員就像一杯乾凈的、白色透明的水,當角色灌入的時候,水就有了顏色。角色轉換的過程,就是把這一杯有了顏色的水,通過自己的方式重新過濾。“讓它再度變透明,然後準備好迎接新的角色。”這過程很難,但必須去經歷。(張熠)

他還記得,進組前第一次去中介公司,認識了幾位比較資深的門店經理,大多在行業中從事了8年以上,“我很好奇是什麼在支撐他們,有句話很打動我。他們說,因為身邊有很多兄弟姐妹,為了生活,也為了照顧他們,所以堅持了下來。其實就像《安家》要傳達的,賣的不僅是房子,更是為了給一個個人找到屬於他們自己的家。”

“在北影上學時,我經常經過電影學院的一座橋,叫知春橋,每每走過那兒,我都會看到橋下麵有棉布搭的帳篷;早上時,有人會從棉布帳篷里出來,拿著牙缸和牙刷,大家都聊著天,開開心心的。”走在橋上的羅晉兀自沉思,“在那樣一個居住環境里,他們在經歷什麼?我特別有欲望想要走進他們的生活。”這種對他人的好奇心幾乎與生俱來。“就好像每個人都是一部電影,我不會特意去關註哪一類人,只要走近我身邊,我就想去瞭解。”

進入演藝圈十多年來,羅晉在熒屏上塑造了多個形象,他是《美人心計》里勤政愛民的漢惠帝劉盈,《穆桂英掛帥》中的一代名將楊宗保,也是《錦繡未央》里的皇長孫拓跋浚。就在《安家》開播前,同樣由羅晉主演的古裝權謀劇《鶴唳華亭》剛剛播完。他主演的兩個角色是截然不同的性格,“蕭定權”隱忍而深情,哭戲貫穿全劇;“徐姑姑”頗為佛系,甚至被網友形容為“傻白甜”,兩個角色間的無縫切換,對他來說也是不小的挑戰。

2003年,尚在北京電影學院讀書的羅晉出演了情景喜劇《售樓處的故事》,這是他踏入演藝圈的起始點。在熒屏首秀中,他扮演一個進城的江西農民,出場時間不到十分鐘,片酬自然也少得很。當時的羅晉或許想不到,十多年後,他兜兜轉轉也“成為”了一名房產中介。

但有一點沒有變化,他依舊很容易被“身邊人”吸引住。有一個畫面,在羅晉腦海中徘徊了許久,以至於採訪時不需要刻意回憶就能脫口而出——

羅晉出生於江西銅鼓,兒時頑皮好動,童年的他踩水塘、拆電器、跳窗戶樣樣在行。“比如拆一個電話,裡面會有很多很小的螺絲。你怎樣在拆的同時不碰到旁邊的排線,因為排線一斷,整個手機主板就壞了。”羅晉曾在採訪中提到,自己換一個電話的時間,最快紀錄是十幾分鐘,到店里維修可能要花近半個小時,“我很快,因為換得多,熟能生巧”。因為調皮,他先是被觀念傳統的父親送去習武以“發泄”精力,後又進入戲校學江西採茶戲和黃梅戲。

不過,直到考入北京電影學院之前,羅晉都對“演戲”、“臺詞”這些詞彙沒有概念。“我說我是一個唱戲的,我幹嘛要學這個呀?後來,我才知道戲劇學院、電影學院是演戲的。”

“每一個走到我身邊的角色,對我來說都是一個靈魂,是真真實實存在的人。”近日,羅晉接受瞭解放日報·上觀新聞記者採訪,在他的言談中,“緣分”一詞被頻繁提及,“每個劇本、每個角色來到身邊,都是因為緣分讓我們遇見。”前不久收官的《鶴唳華亭》中,他飾演寡言深思的蕭定權,這是“走到他身邊”的角色;電視劇《安家》里,性格截然不同的“徐姑姑”也是如此。

房產中介也是走到羅晉身邊的一個群體。《安家》這部劇由六六操刀編劇,講述了安家天下中介公司的金字招牌房似錦(孫儷飾演)空降到靜宜門店,與羅晉飾演的徐文昌形成雙店長競爭的故事。徐文昌最廣為人知的是其綽號“徐姑姑”。“剛接到劇本時,看了三集不知道我演的是誰,後來我才恍然大悟,原來徐文昌就是徐姑姑。”羅晉感慨,“徐姑姑這個角色,錶面上聽起來是很女性化的,演著演著發現,‘姑姑’這稱呼是大家對他的褒揚。徐文昌很細膩,像女性一樣關心著身邊的每一個人、每一件事。”